没有一个靠谱的室友,都不敢住进这些房子里

45

分享

一个人两个大

星球粉丝
上海 卢湾区

没有一个靠谱的室友,都不敢住进这些房子里

建筑艺术家 Ward Shelley 和 Alex Schweder 从2007年开始合作,致力于通过“表演建筑”(performance architecture)探究人们的居住心理。他们共同打造有趣的建筑,并在其中居住。

近期他们在美国纽约根特OMI艺术中心共同建造了一座“跷跷板”房屋,取名叫ReActor。ReActor 以一根混凝土柱作为支撑点,柱体高 4 m,住宅面积为 13 m × 2 m。屋内的摆设以混凝土支撑柱为重点两边对称,各设有一个厨房、浴室、厕所、床、丙烷炉和储物空间。每当刮风或是屋内重量分布发生变化时,房屋都会产生相应地倾斜或旋转。

谈起他们的创作灵感,他们说起因是来自一个荒唐的想法:这是一个为两个人建造的房子,但是为了保持房屋平衡,却无法呆在一起。

上个月,他们在这个房子中住了5天,并允许游客参观。未来他们考虑将这个房屋放置在旅游景点或是度假村中。下面让我们一起看看他们的居住日记:

7月27日 星期三

Ward Shelley :ReActor 不仅仅是一个建筑,它同时也是一个表演,而今天下午就是我们的首次登台。我们已经为此工作了 9 个礼拜,但却还没完全准备好,最后那些尚未完成的细节把我们弄得手忙脚乱的。我的最后一项工作就是要去买好一周的食物,然后把这些都放到小屋里。当一切正式开始时,我反而觉得没有那么紧张了。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要做了。我们要做的就是这些了。好极了。就在此时,起风了,我们开始旋转。我开始爱上这种感觉了。


7月28日,星期四

Ward Shelley:我们几乎一直都在打转。只要有一点点微风,小屋就会开始转动。这种感觉很棒,很有气势。我们随时都可以观赏景色,要是想一直待在阴凉处,就要不断地调整位置。除了风的原因之外,房屋之所以在摇晃,主要是因为我们一直在里面走来走去。这种摇摆的起伏优美雅致,颇有在大海上飘荡的感觉。Alex Schweder:外面的景色不断变换;我们日出而起,日落而息;在这个过程中你和你的舍友建立了一种相关感,因为你知道他在干什么,并且感觉得到建筑在其中起到了某种调和的作用。简而言之,这个小屋改变了我们之前的习惯。


7月29日,星期五

Ward Shelley:夜里下了一整晚暴雨,所以今天早上非常凉爽宜人。Alex Schweder:ReActor 的旋转没有规律可言。在这里,太阳的东升西落不是以天,而是以分钟来计算的。Ward Shelley:太阳又回来了,带着一种前来复仇的喜悦之感。今天的大部分时间,Alex 和我都是在躲避光线中度过的。因为 ReActor 一直在转动,所以你没法找到一个能够一直保持阴凉的角落好好看书。这也是到目前为止我唯一不满的地方。现在看来,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建筑持续、缓慢的移动,通过它,你能体会到生活中的种种矛盾。


7月30日,星期六

Alex Schweder:今天是我们在小屋中的第一个周末,也是这个作品正式开放展览的日子。今天到来的游客要比前三天加起来的还多。艺术夏令营的孩子们给我们写卡片、画画,来描述在他们眼中我们在这个倾斜旋转小屋中的生活是怎样的。Ward Shelley:我觉得在 ReActor 中的体验是非常愉悦的,很有安全感,也很有收获。但这里的生活约束性也很强,我花了大量的精力来和它的变化无常斗争。我想要静下来不动,但却没法做到,因为得一直调整位置。虽说这也不是什么太累人的事情,但它极大地削弱了我的自主感。


7月31日,星期日

Ward Shelley:如果说之前我还在期待能再有一些令人兴奋的事情发生,那今天,我如愿以偿了。昨晚“狂风骤雨”肆虐,直到今天早上还没停下来。很开心,我们的屋子依然温暖、干燥、舒适——我这么说是不是有些沾沾自喜了?我们的这个小屋不受气候的影响,也不惧漫长的暑热天气,现在它证明了,连潮湿天气也不在话下。我就像是个看到今年第一场雪的孩子,坐在床上,就这么看着外面的天气。

Ward Shelley:今天一直微风荡漾,所以我们大部分的时间都处在旋转之中。我们在这间小屋里住了四天半的时间,但是对于这种旋转,我仍然说不出什么确切的所以然来。旋转是这个建筑的最大特色,也是居住其中所能感受到的愉悦体验。我知道这可能会过犹不及,但眼下,这还是 ReActor 最让我着迷的地方。




一个人两个大发表于2016-08-29
版权:一个人两个大 推荐 ,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一个人两个大联系,谢谢配合!
关注作者
一个人两个大
男·星球粉丝·上海·卢湾区

现场中更多精彩

你可能喜欢

没有一个靠谱的室友,都不敢住进这些房子里